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pk10杀号

《都挺好》:“原諒”并不是與原生家庭和解的唯一方法

發布時間:2019-03-26 3評論 2721閱讀
文章封面

這兩天在家里跟著爸媽捎帶著看了幾集的《都挺好》,大致了解了一下故事梗概。

?

蘇明玉作為蘇家唯一的女孩子,從小在母親的重男輕女,父親的懦弱逃避,大哥的冷淡,二哥的欺負之中長大。

?

很多沒有過類似經歷的人,會覺得劇情的沖突設計的過于不合理,我看過不少人在懷疑:“真的有這樣的家庭、真的有這樣糟糕的母親嗎?”

?

事實上,真實世界中的糟糕家庭,其差勁的程度只怕會比劇中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個世界有太多骯臟的、黑暗的角落。只是那些沒有見過陽光下的黑暗的人們,他們一直活在虛構的、美好的“想象共同體”中,而無法意識到自己生在一個“正常”的家庭中是何其幸運而已。

?

從心理學的視角來看,其實這部劇中的設計,把“家庭結構”中的一條真理體現的淋漓盡致——倘若一個家庭是不幸的,那么,其實這個家庭中的每一員都是構成這一不幸的元兇。

?

也包括本劇中看似最大的“不幸者”蘇明玉。

?

對蘇家里的人指責最多的,可能就是蘇母。蘇母是一個及其強勢,及其偏心的母親,但這種強勢,其實是蘇母和蘇父共同塑造的。這種強勢不是蘇母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因為在蘇家的每一個人都共同塑造了蘇母的性格和權力。

?

同樣的道理,蘇家的每一個人也是都共同塑造了蘇父的懦弱,大哥的冷淡,二哥的蠻橫,蘇明玉的不幸。

?

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理解了這一點,我們才能夠明白,蘇明玉在得知母親為了二哥訂婚而賣了一套房時,跑回家去和蘇母大吵一架,從此離家出走,此后一直沒有和蘇家有任何聯系,這才是真正的“自我救贖”。

?

我們對于“自我救贖”、對于和原生家庭“和解”的理解,好像在我們的認知中“和解”這一類的概念總是意味著“原諒”、“愛”等這一類帶有著“光明”的色彩的東西,然而事實上根本不是。

?

“自我救贖”、和原生家庭“和解”的真正含義其實是“放下”。



放下的方法可以有很多,你可以原諒,可以付出“愛”,可以把過去對你造成傷害的人當成普通人,也可以把它們當成陌生人老死不相往來。

?

你使用的這些方法和手段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自己的內心之中是否有了那種“放下”的感覺——過去的創傷的確發生了,但你已經不再受他影響。就像你十八歲時被自己喜歡的女孩狠狠的拒絕,但現在的你依舊能夠自信的去追求其他你喜歡的女孩。

?

對于原生家庭中的創傷的“放下”,其實也是同理,只有當你不再因過去的創傷而做出任何“過度”的行為時,那才代表著你真正的放下。

?

“過度”是什么意思?

?

你因為二哥過去欺負過你,所以現在你仍舊很怕他,或是對他懷有恨意,或是假裝過去的事情沒有發生過而刻意對他好,這就叫“過度”。

?

什么才不是過度?

?

當你完全的剝離過去的陰影,而純粹的只是從現在的角度去評判和衡量你們的關系時,這才不是“過度”的。


假如你的二哥仍舊是個混蛋,你和他老死不相往來,這就不是“過度”的;


假如你二哥現在已經改邪歸正變得成熟,你和他重新建立關系或是只當普通人,這也不是“過度”的。

?

任何時候,當我們在考慮和一個人的關系時,仍然會將過去發生的時候作為現在衡量對這個人的態度的依據時,都代表著我們還并沒有“放下”。

?

然而真正的問題來了,“放下”并不是一個我們主觀上能夠控制的事情。

?

這是真正的重點放下不是我們主觀上能夠控制的,它也并不是多么容易的事情。

?

“放下”必須有生活中新的事件對我們產生“觸動”,這種“觸動”消弭或是掩蓋了過去的陰影,我們才能夠真正放下。

?

這種“觸動”是“放下”所必須的一個前提,沒有“觸動”,就不可能放下。

?

因此,我們盲目要求一個被原生家庭的陰影籠罩的人“放下”這是非常殘忍的。

?

一個自己的內心充滿了創傷,卻礙于道德要求、或是希望自己盡快“好起來”的人要求自己盡快“放下”這對他自己也是殘忍的。

?

在許多個地方的文化、但尤其是我們的文化環境中,到處都充斥著一種“點到點”的直線型思維。

?

你被原生家庭折磨的很痛苦——放下了才能不痛苦,所以你趕緊放下,快點放下,你怎么能不放下呢?放下有這么多的好處,放下了你就獲得新生了!

?

你修行佛教——修行佛教必須對佛經深信不疑,所以你必須信,一定要從心底生起真實無偽的信心你才能往生極樂世界,所以還是信了好啊!你快信啊!

?

這種點到點的直線型思維,就是從問題到結果之間沒有更深入的思考,他們只會簡單粗暴的要求你做到一件事,但并不會告訴你為什么,怎么做。

?

當你做不到的時候,他們會對你產生諸多指責,會認為這是你的問題。

?

比如當你無法對佛教產生真實無偽的信心時,他們會說你善根不夠,剛強難化;你放不下過去的陰影時,他們會說你這個人心胸太狹隘,老是糾結著過去的陰影不放。

?

其實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愚蠢。


如果你想真的深信一件事情時,必須得是它的的確確的發生在了你的身上,你才應該、你也才會去信,如果沒有事實擺在眼前你就信了,這其實就是愚蠢的迷信;


而且倘若事實真的擺在了眼前,那就不存在信不信的問題了,這就是一個事實,你也不會不信。


就好比古人不相信普通人能在天上飛,你讓他看到飛機了,他也體驗了,他才會相信這件事。

?

同樣的道理,你想放下一個東西,也必須是你的心結真正打開了,你的內心產生了“觸動”,那放下就會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不需要你“刻意”再去努力的事情了。

?

所以其實我們要強調的根本不是“放下”,在佛教修行中也根本不需要去強調“信”。

?

對于原生家庭的創傷,我們要思考的是怎樣讓我們的內心感受到那種“觸動”。

?

有一個很好的例子:我這兩天在玩一款黃油小游戲,叫“表演課”。男主有一個舍友叫羅伊,他是一個混蛋。


多年后,男主的朋友利亞姆得了癌癥,利亞姆的遺愿清單上有一條就是“報復羅伊”。


利亞姆把自己的大便裝到一個袋子里,他們打算把袋子點燃,然后砸破羅伊的窗戶。


但是當他們來到羅伊的家時,發現羅伊生了病,坐在了輪椅上。


他們三個簡單聊了幾句,男主和利亞姆就離開了。


他們并沒有把裝著大便的袋子點燃,砸破羅伊的窗戶,但他們的心結已經打開了,利亞姆從遺愿清單上劃去了這一條。

?


為什么?

?

因為他們看到坐著輪椅的羅伊時,內心產生了一種“觸動”,這種觸動很復雜,也許是看到過去做了壞事的人現在坐在輪椅上覺得上天已經替他們報復了,也許是產生了憐憫。

?

也許是即便他們沒有見到羅伊也不會丟出那個袋子,他們只是需要在現在來到那個過去欺負過他們的人的家附近,在這時,他們將過去的創傷帶入了現在的情境,然后創傷就自然的在現在的情境中“消融”了。


因為“當下”只是“當下”,當下與過去的時空交融時,它能夠打破很多我們過去的執念。

?

談這個例子,是為了再次說明:“放下”絕不是我們主觀上能夠直接操控的事情。我們必須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來打破過去的“關系框架”。

?

假如男主和利亞姆這輩子從來沒有驅車來到羅伊的家里,可能當他們兩個六十多歲回憶往昔時,還會談起大學時欺負他們的那個叫羅伊的混蛋;


但現在,他們可能今后都不會再提這件事了,因為那些過去已經變得像秋天的一片枯黃的葉子從樹上跌落一樣的平淡無奇。

?

內心“觸動”的本質,在于我們做了一些打破了過去“關系框架”的事情。

?

面對一個蠻橫的,總是欺負你的母親,你選擇不再繼續逆來順受,而是離開她,這就是在打破你和他過去的關系框架;


對于一個貪得無厭、自私自利的父親,你選擇不再繼續無條件的滿足他,讓他把你的生活鬧的雞飛狗跳,而是不再滿足他任何的無理要求,這也是在打破過去的關系框架。

?

如果我們對于一個人繼續采取過去的態度和做法,只是不斷地從語言上進行說教,在態度上變得更為激烈,這其實并不會有什么改變。

?

不管多么激烈的語言和情緒都改變不了你和另一個人的關系模式,語言和情緒只是一個媒介。能改變你們關系模式的核心,在于你在實際層面上對于這個人的要求的改變。

?

不要只看到你對一個人說了什么,最根本的在于你對這個人做了什么。

?

尤其是在涉及到人的心理創傷的時候,我們能夠超越并放下這種創傷,通常來說依靠的并不是“愛”、和“原諒了對方達成和解”。

?

現實生活中一個人能放下自己內心的創傷,其實基本都是因為兩個原因,其一是你對于那個傷害過你的人做出了足夠的“報復”。

?

不管這種報復是你自己執行的,還是你認為是“上天”替你執行的,但通過報復,你將自己過去受到的痛苦“還”了回去,你內心的壓抑、憋屈、恨等負面情緒得到了釋放。


負面的情緒釋放了之后,你的內心獲得了平衡,在這個時候,你事實上就可以和對方“重新”建立一段新的關系,亦或是這個人從此對你來說再也不重要了。

?

其二是你和傷害過你的人的關系位置有了一個反轉,你從之前的“弱勢”,轉為了現在的“強勢”。

?

我之前曾在一篇文章里談到過“社會位階”這個概念。在只涉及到兩個人的關系中,雙方的“心理位階”其實會對這段關系,以及雙方對這段關系的感受產生非常根本性的影響。

?

占據“強勢”地位的那一方,會在這段關系中更放松,更自在,沒有任何的壓力;


但是占據“弱勢”地位的那一方,無論怎樣都會在這段關系中長期的感到壓抑和不自在。

?

這種心理位階和兩個人的物質水平和社會地位沒有直接的關聯,而只和當事人對這段關系的重視程度、以及心理邊界有關系。

?

舉一個例子,假設說蘇明玉的母親沒死,而是疾病纏身被蘇明玉照顧著,一切都要依靠蘇明玉。但蘇母仍舊可能占據著她們兩個關系中的“強勢”地位。


究其根本原因在于,蘇明玉在她母親面前的心理邊界過于薄弱,無法強硬的堅持自己的要求。

?

其實蘇明玉和她所有家人的關系中,雖然表現的非常強勢,但那只是一個空殼子,她的內心事實上非常的脆弱。強勢的只是她的語氣和態度,但內里仍舊是一個沒有自己規則的弱勢的小女孩。


在兩個人的人際關系中,強勢和弱勢地位的區別,本質上來自于雙方對于自己的“原則”和“需求”的「博弈」。

?

如果一個人能夠在關系中貫徹自己的原則,要求對方滿足自己的需求,那么他就是處于事實上的“強勢”的地位。

?

蘇明玉的父親在自己所有的子女面前都表現的自私自利,唯唯諾諾,他的兒子和女兒看似很強硬,但事實根本不是。

?

蘇父的懦弱和無能是他控制自己的子女的一種方法和手段。

?

我們在理解人際關系的時候,一定要緊緊地抓住一條最根本的原則:誰的需求得到了滿足,誰就是強勢的;誰的需求被妥協了,誰就是弱勢的。

?

語氣和態度只是一種表象,永遠不要從一個人的外在表現來理解一個人。

?

所以處理自己原生家庭的創傷有一條最明晰的原則,那就是:堅持自己的原則永不妥協,同時堅持自己的需求一定要得到滿足。

?

如果一個人不能堅持自己的原則和需求,那么他內心的創傷幾乎不可能被修復。

?

關于這一點我需要再舉一個例子來詳細的闡明:

?

在中國的家庭結構中,最常見的例子是父母對于子女有著非常極端的控制欲。

?

這種控制欲有的表現為強勢的語氣和態度,有的表現為潤物細無聲的用“父母都是為子女好”之類的來感化,有的是像劇中的蘇大強一樣通過懦弱無能的姿態激起子女內心的愧疚和保護欲。

?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它的本質都是控制。

?

中國的父母特別喜歡干涉子女的人生選擇,你要考什么學校,你要從事什么職業。當父母的要求和子女自身的愿望出現沖突的時候,其實最愚蠢的做法就是通過語言和父母激烈的對抗和爭吵。

?

之所以說這種做法是愚蠢的,是因為一來這種方法沒有任何用處,二來是當你“反抗”的時候就已經落入了對方的框架之中了。

?

什么叫“落入對方的框架之中”了?

?

舉個例子,比方說在大街上有個陌生人把你攔下了:同志,能麻煩你嘗一下我的小便,然后坐2路汽車去少年宮給我賣一瓶汽水回來,再給我一百塊錢嗎?

?

假如你和對方爭辯:哎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憑什么嘗你的小便啊?


對方說:因為我在和朋友玩真心話大冒險,我女神說只要在大街上有陌生人愿意幫我做上面這三件事,她就把她媽的閨蜜介紹給我認識,求求你了,這對我真的很重要!我喜歡我女神她媽的閨蜜的外甥女好幾年了!我求求你了,幫幫忙吧!


你說:問題是坐2路汽車到不了少年宮啊!而且我身上沒帶現金,也給不了你100塊錢啊。


對方說:沒事沒事,你可以微信轉賬,來加一下我微信!這個少年宮的話,2路到不了你就坐三路啊!

?

前面舉的這個例子,就叫“落入了對方的框架”。

?

當別人給你提了一個無禮的,或是你根本不想答應的要求時,你只要一“回應”,就相當于你在“假設你有同意對方要求的可能性”了。

?

真正正確的做法是:在大街上真的遇到了這種無禮的要求,你就冷哼一聲,根本不去理會對方然后走開;

?

在家庭關系中,面對控制欲強的父母,你也是根本不做直接回應,只強調一遍你的想法,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執行就可以了。

?

在這里,重點在于你要學會“不去做那些多余的事”


什么是多余的事?


和對方反復論證你的想法的合理性,找各種各樣的理由試圖說服對方,當對方沒有同意你的要求時你聲嘶力竭的和對方爭吵。這些其實都是多余的事。

?

你做的這些“多余”的事情越多,越會讓對方在潛意識里認為——他可以控制你。

?

事實上,當你為一件原本不合理、你不想做的事情去抗爭時,就已經默認了對方有控制你、要求你做這件事的權力。

?

不做多余的事,就意味著你在一開始就沒有認同對方“有權利控制你”的這個假設。

?

許多心理脆弱的人最根本的問題就在于,他太想說服別人了。別人對他提了任何要求,他總想著一定要回應,一定要說服對方才行。

?

之所以想要說服別人,其實本質上是因為希望獲得別人的認同。所以他們喜歡“說”,喜歡通過語言和別人進行反復的論證。

?

但事實上這是一種背道而馳的做法。

?

現實生活中,越是那些不喜歡過多表達自己的想法,越是那些只是堅持自我的去執行自己原則的人,反而越能夠獲得別人的認同。

?

你表達的越多,和別人論證的越多,其實這越是反映了你內心的不自信和空虛。

?

回應越多越掉價,回應越少越有“逼格”。就是這樣的。


回到我們的主題,假如說對“與原生家庭和解”的定義是“原諒傷害過你的人,并從此用充滿愛的心靈和他們重新建立關系”。

?

那么這篇文章想告訴你的是,假如你內心仍舊有非常多的痛苦和怨恨,那么你大可不必這樣做。

?


這種“原諒對方”的和解,它必須來自你內心真實的感受,你擁有了更宏觀的生活視角,過去的創傷變成了對你而言不值一提的一件小事,或者是對方主動做了什么獲得了你的原諒,否則在你的內心沒有真正放下的時候,你可以選擇不原諒,并且沒有任何必要為自己的這種不原諒而自責。

?

假如說對“與原生家庭和解”的定義是你放下了過去的創傷,不再活在過去,也不再糾結過去,你純粹的從現在的生活來看待自己(當然,這其實才是“和解”的真實含義),那么同樣的你也不需要過于的著急逼著自己一定要放下。

?

放下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你需要做的不是想著怎么讓自己放下,而是要怎樣讓自己的內心獲得那種能夠讓你放下過去的“觸動”,也許是適當的報復,也許是從現在開始在生活中對自己的原則和需求的貫徹與堅持。

?

同時這篇文章最根本的想要告訴你的是:原諒不是唯一的方法,這個世界上的確有很多一生都無法原諒的事。

?

那些告訴你原諒是唯一的方法,愛是唯一的答案的人,本質上是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也無法理解你所經歷過的那些創傷與苦痛。

?

有時候,在我們的文化結構中暗示著你應該大度,應該原諒,應該既往不咎的文化因素,可能才是導致現在的你遲遲不能方法過去的根本原因。

?

允許自己不原諒,反而恰恰能真的讓你放下。

?

沒有人有資格告訴你什么才是讓你幸福的“唯一”的方法。


人生可以有無數種選擇,只有你自己能決定,那條屬于你的唯一的道路究竟是什么。


作者:煉己者風墟。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責任編輯:Survival


0

回復

作者頭像

風墟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風墟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